從“兒住高樓母居破屋”看弘揚孝文化的重要性
作者: 趙懷勇  信息來源: 縣委宣傳部  發布時間:2017-06-09  瀏覽次數:1386

    在開展扶貧工作中發現,一些子女的住房寬敞明亮,且多數是二層三層洋樓豪宅,家中裝修布局相當考究,而父母卻蝸居在低矮破舊、陰暗潮濕、岌岌可危的老屋里,多數父母屋里四壁皆空、家具寥寥,看了實在讓人難以釋懷。這些子女一邊享受著大院寬宅,一邊把年邁的父母置于一邊,推給政府用危房改造政策為老人修建房屋。這種現象不僅農村大量出現,而且在城鎮也存在著。這種“兒住高樓母在破矮屋”的現象,發人深思。

    為人父母者皆有舐犢之情。父母為了兒女婚嫁、育子、生活體面,給子女蓋新房、買新房,以“思想差異、習慣不同”為由寧愿自己住在舊宅老屋,也不愿讓兒女受委屈,不想給孩子“添麻煩”。有的不惜拿出養老錢,給兒女提供支持。可見,父母對子女的愛比天高、比地厚、比海深。

    然而,這種“兒住高樓母居破屋”的現象,在體現父母對子女愛的同時,卻看不到子女對父母孝順的身影。孝觀念的淡化和缺失,正嚴重沖擊著長期以來形成的孝傳統、孝文化,也嚴重沖擊著家庭的和睦、社會的和諧。

    孝,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百善孝為先,這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的佳話。中國是世界公認的孝文化母國,孝道是我國人倫道德的基石,乃中國文化的瑰寶。中國文化提倡以孝修身、以孝齊家、以孝立業、以孝治國、以孝安天下。

    我國早有孝的傳統。早在兩千年前,人們就意識到孝道的重要性,在早期儒家看來,家庭是社會的縮影,在孝的狀態下,內孝與外孝最好能夠保持一致。早在商周之時,在家孝父母與在外忠君主之間已經建立起了聯系,并在選拔官吏時考察個人的盡孝情況,于是就有了“舉孝廉”、“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門”的人才選拔觀念。在經歷了千百年的洗禮之后,孝道已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底蘊,是中華美德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孟子曰:“不得乎親,不能夠為人;不順乎親,不能夠為子。”意思是說:兒子與父母親的關系相處得不好,不能夠做人;兒子不能事事順從父母親的心意,便不稱其為兒子。于是便有了深深根植于中國人思想觀念中的“孝順”一詞。

    孝順,原指愛敬天下之人﹑順天下人之心的美好德行。后多指盡心奉養父母,順從父母的意志。 《國語·楚語上》說:“勤勉以勸之,孝順以納之,忠信以發之,德音以揚之。” 晉代袁宏在《后漢紀·安帝紀上》說:“觀人之道,幼則觀其孝順而好學,長則觀其慈愛而能教。”孝順,是中國成為禮儀之邦的重要元素之一。

    孝順和孝道,并非一詞。孔子和孟子都說要孝,但不一定要順。該順則順,不該順時就一定不能順。中國自古倡導孝道,形成了以孝為核心的孝文化。

    中國傳統文化是一種倫理型文化,其最重要的社會根基,是以血緣關系為紐帶的宗法制度,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中國的社會政治結構及其意識形態。孟子曾說:“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這高度概括了中國傳統社會的實質。由家庭而家族,再集合為宗族,組成社會,進而構成國家。這種家國同構、家國一體的意識滲透到中國古代社會生活的最深層。這種家國同構的宗法制度是形成中國傳統文化重倫理道德、倡孝親敬長的根本原因。

    在家國同構的宗法觀念的規范下,個人被重重包圍在群體之中,因此特別重視家庭成員之間的人倫關系。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之類。這種人倫關系的實質是對家庭各個成員應盡的責任和義務加以規定,父母對子女有撫育的責任,子女對父母有奉養的義務。這就是儒家所倡導的“人道親親”。由“親親”的觀念出發,引申出對君臣、夫妻、長幼、朋友等關系的整套處理原則。其中“孝道文化”包含著人們最基本的行為準則。所以梁漱溟先生稱中國文化為“孝的文化”。

    在中國傳統文化里,孝,具有實實在在的內容,蘊含著無堅不摧的能量,以孝勵志,精忠報國,從而建功立業,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精華。要做一個好人,一個善良的人,一個成功的人,首先就要做到孝。失去了孝,就好比人失去了心臟,只有一具軀殼立于世上,已失去了生命的價值,更何談頂天立地、創出一番天地。如果子女對父母的孝能夠升華到某種境界,同樣能夠汲取蘊含于孝的巨大能量,足以行天下、成大業、無往而不勝,甚至能夠創造出奇跡。

    中國文化中的孝道與一般意義上的孝有非常大的區別,并不是單純的以孝待父母,待別人,而是一種健全文化系統,是一個完整的道德體系,是一種獨到管理體制,它有深厚的文化積淀,千年的文明進化,豐富的民族元素,完整的發展過程,嚴密的學術體系,濃厚的社會氛圍。孝有著豐富的內涵。禮敬長輩,謂之孝;精修己身,謂之孝;承志齊家,謂之孝;或興盛其國,或揚名四海,或流芳百世,或光耀門楣,亦可謂之孝······家庭行孝,尊老愛幼,其情融融;單位倡孝,忠誠企業,盡忠盡智;社會有孝,相互尊重,安定和諧。可以說,孝道是現代人的安身立命之本。大力弘揚孝文化對于促進社會和諧發展,提高家庭、民族乃至國家的凝聚力,構建和諧社會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孟子曰:君子有三樂,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這其中就包含了孝敬、平等、保障、共享、和諧等方面的含義,它們之間相輔相成,相互聯系,不可分割,共同構成孝文化的新理念。

    孝敬,是孝文化新理念的基礎,也是傳統孝文化的根本。離開對父母長輩的孝敬,就談不上孝道。具體來說,孝敬父母長輩就是在家庭、在社會各種場合對待父母長輩的精神狀態,也就是孔子說的要以愉悅的精神對待自己的父母和社會老年人,即“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從某種意義上說,孝敬是中華民族孝道文化的真諦,也是東方文化的鮮明特征。因此,在新時期弘揚孝道文化,首先要樹立公民的孝敬意識。  

    平等,是孝文化新理念的重要前提。現代孝文化不是傳統文化的退化,而是時代新文化的演進。孝文化涉及到老一代人和年輕一代的代際關系。在傳統孝道文化中,沒有平等的觀念。在新時代,構建孝文化的新理念必須揚棄這一文化缺陷,用年齡平等的觀念予以彌補。從理論上說,年齡平等觀念是老齡社會的一個重要理念,是人類社會超越老年崇拜和青年崇拜的必然結果。如果只是要求年輕一代單向地孝敬父母長輩,沒有父母長輩對年輕一代的關愛和理解,就會失去弘揚孝文化的社會基礎。從聯合國提出的“不分年齡人人共享”的要求和目標來說,年齡平等也是孝文化的必然的內在要求,并且也是其重要前提。

    保障,是孝文化新理念的核心。現代社會發展的一個重要成果就是要保障父母的基本生活。保障父母的基本生活既是人類社會文明進步的象征,也是促進人類社會發展的重要內容。中國傳統孝文化里有保障父母生活的思想因素,但從制度上予以保障,這是現代社會才有的新成果。因此,構建孝文化新理念,從制度上保障父母基本生活是核心內容。

    共享,是孝文化新理念的重要內容。父母曾經是社會財富的創造者,他們退出生產領域并成為消費者以后,除了要從制度上保障他們的生活以外,還要確保他們共享社會經濟發展,使他們的生活水平和其他人群同步得到提高。這既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父母長輩的基本權利。這一內容是中國傳統孝文化所不具備的。建立孝文化新理念,把共享作為一個重要內容是賦予傳統孝文化活力的邏輯要求。  

    和諧,是孝文化新理念的人際環境。孝文化在根本上是調整老年一代和年輕一代的代際關系。在老齡社會條件下,隨著年齡結構的老齡化,年輕一代的數量將會減少,老年一代將迅速增多,代際關系的矛盾不可避免。如何調整代際關系,促進代際和諧,緩解社會矛盾,孝文化是一個行之有效的粘合劑。代際和諧是新時期孝文化的最高境界,也是實現聯合國提出的建立“不分年齡人人共享”社會的重要目標。  

    從我國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需求和面臨的現實看,正處于傳統走向現代化的轉型期,伴隨改革開放的步伐,舊的道德規范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不相適應的矛盾正日益碰撞、磨合,重塑與重建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道德文化體系和現代時代精神的倫理精神,是每一個中國人所面臨的道德選擇。傳統孝道文化中倡導的重根源、主入世的精神,對加強中華各民族的團結、齊心協力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起著溯宗歸祖和凝聚性的作用。我們每個人應把孝作為立身之本,正確把握孝的本來意義,關愛家庭、尊老愛幼;把握孝的引申意義,忠誠單位、維護單位;把握孝的推廣意義,奉獻社會、愛國為民,將“小孝”上升為“大孝”,“小愛”上升到“大愛”。所謂“小孝治家,中孝治企,大孝治國”,能將孝道做于此也就等于擁有成功的人生。

    俗話說:“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中國自古以來就有孝敬父母的優良傳統。如今,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當先從善待父母、善待家人做起,只有無數個家庭幸福和睦,社會才能文明和諧。

    “兒住高樓母居破屋”現象的存在,一方面源自父母對子女的呵護,另一方面也不乏子女對父母的過度索求。父母有把子女培養成人的責任,但沒有一輩子為子女付出的義務。對于步入成年的子女而言,心安理得做啃老族,成長路上總是妄求拼爹、拼媽,甚至只顧自己好活,不顧父母苦累,不僅有不孝之恥、失德之嫌,且有悖公序良俗。百善孝為先。對父母索求無度、棄父母不管不問的人,豈能不對社會及他人有過分奢求和冷漠自私?對父母不孝的人,豈會對他人心存真誠友善?

    “兒住高樓母在破屋”現象當休矣!

    大力弘揚孝文化當大行其道!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